Chopcat

PPD

果然是因为喜欢悲剧。
一边喊着“太惨了”,一边“好吃好吃”。

她答应我为我画眉,她答应将予我以深吻。我失手把眉毛剃断了,她说不能够,她不会再做。恩师教诲,完了父亲和她坐在我两旁,盛宴之上觥筹交错。父亲只说你需做那两件事,我沉默。我渴望关闭感官,尽管这空气中也不全是虚俗之气。我无声站起,缓慢走出这空间,充耳不闻,避免我就地瘫坐的是“你不能哭,你应当死。”

关于灯子

“我讨厌自己”
在看到这一张之前我一直认为灯子是个精神病,现在我突然理解了她的脑回路 ​​。
“会对我讨厌的东西说喜欢的人,我又怎么能去喜欢呢?”

阿瑞:

“我怎么才能知道我是不是有抑郁症啊”

“看你有没有变成你自己的催吐剂”

↑开玩笑的 

进入一个关于种族屠杀的梦里,逃亡的庇护所在病房,透过窗户可以看到无边的海洋,日落时分,太阳发出金光,而海水却一直是深黑的,非常壮阔又肃穆。

舞台上的演员突然失了声,他猛然发觉自己无比渴望成为台下观众的一员,因为自始至终都无人注视这场荒谬的闹剧。

9.5

诅咒世界的剥落
将肠子拧结在一起
掴向她那因酒精而兴奋的恶语
(混乱的梦里喃喃自语,醒来只记得这三句话)

实验田的芍药

谎言是安定的要素,真相是毁灭的前奏。和平表象来之不易,还是一直被欺骗着为好。

廓如亭的梁檩,颐和园的红墙。